書卷多情似故人
古人云:“人生之樂,莫過于閉門讀書?!边@次突如其來的疫情,將人無情地鎖在家門內,百憂攻心,讀書便成了排遣的最好選擇了。

古人云:“人生之樂,莫過于閉門讀書。”這次突如其來的疫情,將人無情地鎖在家門內,百憂攻心,讀書便成了排遣的最好選擇了。

坐在四壁皆書的書房里,泡一盞佳茗,在裊裊升騰的水霧中,隨意打開桌上的一本書,焦灼感頓時煙消云散。作家麥家說:“讀書最大的好處就是讓心變得寧靜了,飽滿了,柔軟了。”有得之言,深愜我心。書,是爽心悅目的溫柔美人,唐代皮日休說得好:“惟書有色,艷于西子;惟書有華,秀于百卉”;書,是啟人心智的遠去老人,就像赫爾岑所說的“這是一代對另一代精神上的遺訓”;書,更是腹心相照的知心故人,明代陳繼儒說:“吾讀未見書如得良友,見已讀書如逢故人”,誠哉斯言!

不只是國人,國外文學家將書比作朋友的,也大有人在,比如大名鼎鼎的高爾基和雨果。書不會說話,但它最為忠實和多情。讀一本好書,交一個好友,即便是相見恨晚,也會生出一份獨特的知音體驗。“相識滿天下,知音有幾人?”人們在茫茫世界中,孤獨感與生俱來。“嚶其鳴矣,求其友聲”,尋找志同道合的心靈知音,這是人類不可阻遏的熱切愿望。然而,一如《文心雕龍》中的感慨:“知音其難哉!音實難知,知實難逢;逢其知音,千載其一乎!”現實生活中的知音可遇不可求,書籍當中的朋友卻無往而不在。不言而喻,人們通過閱讀來尋找共鳴和慰藉,在書中尋覓跨越時空的知音,便是順理成章的選擇了。

開卷有益。打開一本好書,若是有緣,即使是看看封面,都會有一見如故的感覺。手不釋卷時,更會有“讀盡世間好書”,交盡天下好友的宏愿。“多情應笑我”,這世間讀書人對書的癡戀,莫不如此。“鐘情正在我輩”,我等與書,是朋友,似情人,究竟有何難舍難分的情結呢?

人書結友,情深轉親。于謙在《觀書》中寫道:“書卷多情似故人,晨昏憂樂每相親。”若癡迷于書,便會多年故人成親人,書自然成為須臾不離的人生伴侶。設若突然分離,頓時失魂落魄,這才發現如斯親情早已沁入骨髓了。親書之人,日親日近,浸潤感化,氣質與精神漸至煥然一新。所謂“胸藏文墨懷若谷,腹有詩書氣自華”,欣賞的就是這種奇妙的改變。申涵光《荊園小語》中更說道:“貌相不論好丑,終日讀書靜坐,便有一種道氣可親。即一顰一笑,亦覺有致。”這經書熏陶的“道氣”,內化為修養,外顯為風度,望之仰慕不已。于斯人也,眾莫不以親近為榮。

人書結友,雅致脫俗。書是文化的重要載體,是文明的必由階梯,文明意味著對俗世的升華。讀書與文明同向同行,它使心靈變得豐富高尚,精神永葆高貴和自由。彌爾頓說:“書是偉大心靈的富貴血脈。”血脈周流無礙,內心光風霽月,這就是于謙在《觀書》中推崇的“胸次全無一點塵”的境界。保持這一境界,絕非易事,我們一刻也不能疏遠書籍這位可親可敬的故人。黃庭堅早有告誡:“一日不讀書,塵生其中;兩日不讀書,言語乏味;三日不讀書,便覺面目可憎。”人生掙扎于俗世的泥潭,受制于名韁利鎖,極容易讓惡俗泛濫。脫俗本質是讓心靈遠離苦海,在自由的沙灘上享受高雅的和風和真理的陽光。惟其如此,陳寅恪先生才深刻地指出:“士之讀書治學,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梏,真理應得以發揚。”

人書結友,愛之有道。朋友類型多種多樣,書籍這位故人,我們當然要待之為摯友,敬之為畏友,愛之為石友,因為我等于書歸根結底是道友。詩書傳家遠,有味是清歡,這才是正確的承傳之道。宋代倪思說:“聞他人讀書聲,已極可喜;更聞子弟讀書聲,則喜不可勝言矣。”喜的是書香不散,后繼有人。愛書而藏書,如同將故人托之于后來者,這份道義能讀懂者,天下有幾人?黃宗羲有一方藏書印是這樣鐫刻的:“窮不忘買,亂不忘攜,老不忘讀,子子孫孫,鑒我心曲。”如同沉重家訓一般,讀之不免愴然。天下沒有不散的書,若書走出樓閣,得到更好去處,為更多讀書人利用,則藏書家的故友又可成為讀者的新朋,這是生生不息之道,愛書人理應為“天下誰人不識君”而欣慰自豪。吾愛吾書,吾更愛其道。真正的愛,不能缺少批評和規勸,這類朋友謂之為“諍友”。不能無條件愛書和信書,讀者需要用批判性的眼光去讀,主動做書本的諍友。孟子所謂“盡信書,不如無書”,王安石所云“糟粕所傳非粹美,丹青難寫是精神”,袁枚所說“雙眼自將秋水洗,一生不受古人欺”,這些不只是正確的讀書方法,推而廣之也是待人處事之道。

并非人人可成知音,也不是每本書都能成為故人。漢代諺語云:“白頭如新,傾蓋如故。”意謂有人相伴到白頭,也陌生如新;而有人停車交談一會兒,便像是相知已深的故人。對于書架上如青山亂疊的群書,不也正是如此嗎?這次疫情,讓我對生命有了新的感悟和認識,如同弗格森所說,打開了“從內開啟的改變之門。”以前視之為心靈雞湯的,從不打開的一些有關生命哲理的書,這次我撣去封面的灰塵,細細讀了下去,以至于我和它們欣然訂交,如見故人。疫情來勢洶洶,一時間幾乎要吞噬我們的精神家園。風雨故人來,感謝書籍及時的撫慰。疫情期間,是閱讀,讓我從浩瀚星空和歷史長河的維度,重新審視個體生命的意義。人生如寄,不愧旅程。人若星辰,是要頑強突破重重遮擋,發出屬于自己的光芒。明乎此,剎那間心靈得到安頓,光明樂觀的情緒布滿全身。打開窗戶,春風滿面,院落中姹紫嫣紅開遍的景象,和書本中美妙的描述并無二樣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 四川麻将血战单机版 互联网赚钱项目 英国赛车开奖结果 时时乐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游戏奖金 未来云南麻将下载昭通 辽宁快乐12前三直遗漏 股票下跌macd 广西快乐十分在哪里买 上证180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