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山林海采蜜人——記遂川縣五斗江鄉一位“蜂癡”的心路歷程
地處羅霄山脈腹地的遂川縣五斗江鄉,孕育著茂密的原始次森林,不僅有珍貴稀有樹種和野生動物,還有滿山遍野的花草。早春的油菜、紫云英;夏初有毛栗、板栗、白臘......

肖遂冬、劉祖剛、李鑫 文/圖

地處羅霄山脈腹地的遂川縣五斗江鄉,孕育著茂密的原始次森林,不僅有珍貴稀有樹種和野生動物,還有滿山遍野的花草。早春的油菜、紫云英;夏初有毛栗、板栗、白臘樹、山烏桕;秋季則有稻花,球木;冬季,茶花、野桂花,還有叫不上名的,這些,都是采集不絕的花粉源。

一年四季,勤勞的蜜蜂都在忙碌,和它們一起忙碌的,還有采蜜人——莊坑口村李海斌。

李海斌正在查看蜂王

李海斌正在查看蜂王

天生就是養蜂人

李海斌今年38歲,養蜂已有10個年頭。他從小喜歡看蜜蜂,坐在大門口的蜂箱前,早看飛向山野,夜觀返回蜂巢。八九歲時,他就能準確分辨蜂王。之后當過兵,干過輔警,曾外出打工,最后輾轉回鄉,成了養蜂人。

2015年,李海斌發現,隨著生活水平提高,人們對原生態食品越來越重視,這讓他有信心,也產生了利用家鄉天然生態優勢,扎根農村的決心,他開始試著蜜蜂養殖。

為保證蜂蜜質量,在閱讀相關技術書籍的同時,李海斌成天盯著自家幾個蜂箱看,認真琢磨起土蜂習性,林中樹木種類和開花流蜜的情況,時不時去老蜂農家學習討教,慢慢發現土蜂(中華蜜蜂,簡稱中蜂)可與當地蜜源結合,掌握了科學管理方式與技術。

如今,李海斌養蜂規模逐步從當初的幾箱,發展到200多箱,蜂箱分布于本村三溪組、高且組、大灣組三個林區及井岡山黃坳、下七、本縣戴家埔鄉等10多個地方,年產量3000斤左右。2018年11月,注冊了依翔家庭農場。

由于蜜源、質量、服務好,又充分利用了便捷的互聯網,蜂蜜銷售遍布本市及新疆、云南、四川、北京、天津、廣東、山西、福建等10多個省份,李海斌成了附近十里八鄉小有名氣的養蜂能人。

創業初期路艱難

其實,創業路豈會一帆風順。談起當初養蜂路,李海斌感慨萬千。

2015年冬,由于技術不成熟,再加上氣候影響,蜂群出現狀況,一個蜂場的多數蜜蜂逃離,在附近大樹上另聚成一個大球,民間俗稱亂蜂團,是養蜂業最大損失。

當天,李海斌從上午忙到天黑,午飯只喝了一點水和蜂蜜補充體能。經此一劫,損失慘重,從60多箱減少到30多箱,資金也斷了,家人勸其放棄,多種壓力下,李海斌選擇堅守,等待機會慢慢復蘇。

2018年春,蜂群大量繁殖,分蜂季節來臨,蜂王自己分蜂,從蜂群中帶走大半工蜂,到外界尋找新家。養蜂人必須趕在分蜂前,通過人工培育蜂王,將蜜蜂人工分家,以免分群飛逃造成損失。

當時,李海斌缺少勞動力,妻子是平日里最好的幫手,卻正在坐月子,年邁的父母無力幫忙,他只能獨自在百余箱蜂巢里找蜂王,再將產蜂王的臺基放入分蜂群,要從早上6點忙到次日凌晨1點多。睡個囫圇覺,天未亮就要把蜂箱轉運至5公里外的新蜂場。至于被蜂蟄,那是家常便飯。

一年四季找蜜分蜂忙

李海斌說,他一年四季都沒閑著,但春天最忙。2月份開花前,就得把蜂王放出來進行繁殖,這叫“春繁”。

到了秋天,就得忙著培養新的蜂王。蜜蜂忙碌了整個夏天,身體比較虛弱,這時候,養蜂人就不讓蜂王產卵,工蜂不用勞動供養它,以保持體力延長壽命。

冬天也不能閑著,需要更換巢框、修理蜂箱,還要滿山尋找野蜂源。憑借多年經驗,李海斌把隨身攜帶的蜂蜜倒在碟子上,放在野蜂經過的地方,香氣引來采集蜂,根據它們飛行規律,判斷蜂巢遠近。樹洞、土洞往往是野生蜂安家的地方,找到野蜂窩,割下蜂巢,把野蜂王帶回去,培育優質強健的下一代蜂王。

雖然遇到過無數困難與挫折,李海斌還是打算擴大經營,提高檔次,更好地為家鄉服務。莊坑口村是“十三五”重點貧困村,在他養蜂成效的示范引領下,本村及周邊多個村30余戶40余人嘗試蜜蜂養殖,已有三四戶養殖初具規模,其中有養殖戶在40多箱以上,年產量達600多斤。家鄉正逐步從純林業向多樣化發展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