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吉水縣阜田鎮羅富茍與梅花鹿的不解之緣
“當初感覺好奇,就想著嘗試一下養幾頭梅花鹿。”“那個時候沒想那么多,把梅花鹿當作寵物來養,沒想到竟然養成了規模。”簡短的幾句話,勾勒出一位創業者的心路......

原標題:養好梅花鹿 不愁沒出路——記吉水縣阜田鎮羅富茍與梅花鹿的不解之緣

■本報記者吳廣城 文/圖

“當初感覺好奇,就想著嘗試一下養幾頭梅花鹿。”“那個時候沒想那么多,把梅花鹿當作寵物來養,沒想到竟然養成了規模。”簡短的幾句話,勾勒出一位創業者的心路歷程。

近日,記者慕名來到吉水縣阜田鎮黃金湖村委會上石瀨村,采訪該村村民羅富茍——這位與梅花鹿有著不解之緣的中年漢子。

羅富茍在梅花鹿場_副本

羅富茍在梅花鹿場

走進羅富茍的梅花鹿養殖場,以前只在電視上、動物園中見到的梅花鹿,正三五成群地在養殖場內悠然地奔跑、嬉戲,名貴的鹿茸更賦予它們一份別樣的尊貴。

羅富茍以前做過很多行業,也見過一些世面。

“梅花鹿大多數在北方飼養,怎么想起引進到南方這么潮濕的山區來飼養?”

“很多人跟我說南方的氣候不適應養鹿,養鹿會死掉等等,我就不信邪,就是要打破民間盛傳南方不能養鹿、長不出鹿茸的說法或‘魔咒’。”

“是怎么學到過硬的飼養技術,又是怎么飼養成功的?”

“通過外出東北、華北等地調研、考察和學習,目前我的養殖場已初具規模,現有存欄梅花鹿230多頭,在南方各省養殖梅花鹿的規模上應該是數一數二的。”

“飼養梅花鹿屬于特種養殖,平日里應該注意些什么?”

“一定要關注每頭鹿早晚的吃料情況,特別要注意鹿是否拉肚子。有些鹿看起來站在食槽旁,但沒有吃料,這時就要給它打針,否則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投入有多少,現在的規模有多大,每年的收益有多少?”

“2017年3月至今,我已經投入400多萬元在養鹿事業上,現在每年的收入有200多萬元,還解決了10余名村民的就業問題。鹿場每年能繁殖出100多頭幼鹿,收入主要是割鹿茸和制作鹿茸酒、鹿鞭酒、鹿血酒、五香鹿肉、鹿茸膠囊等鹿產品,有時也會出售整頭活鹿。”

在山場里歇息的鹿群

在山場里歇息的鹿群

記者與羅富茍邊走邊聊,不經意間就走進了一個圈養著幾十頭母鹿的圈舍。見到生人到來,鹿群顯得非常驚慌。羅富茍告訴記者,鹿比較怯生,看到有生人進來會受驚而橫沖直撞。

羅富茍打小就喜歡去嘗試各種挑戰,有個做事不講過程只注重結果的習慣。他11歲喪父,母親患有癆病,家中六個兄妹,大哥殘疾,二哥收入微薄,小學尚未畢業他就開始了謀生,先后做過篾匠、瓦匠和泥水匠,也干過營銷做過工程,努力支撐著家人的生活。

2014年,一次偶然的機會,羅富茍了解到有關養殖梅花鹿致富的報道,這讓他眼前一亮,他覺得自己家鄉的山水資源豐富,氣候適宜,養殖梅花鹿在南方尚處在發展初期,市場發展空間大,一定會是一條增收致富的好路子。隨后,他毅然辭去了廣東年薪50多萬元的工作,多次前往吉林省拜師學藝,潛心學習如何調配人工飼料、如何提高梅花鹿免疫力等養鹿技術。

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,羅富茍有了一筆啟動資金,并盤活了上石瀨村的一處廢棄磚瓦廠,建起了一個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養鹿場。第一次去東北進貨,就購進了60多頭梅花鹿,從此踏上了養殖梅花鹿之路。

養殖過程中,羅富茍每天都要在鹿場花費16個小時以上,專心專注在鹿場觀察每頭鹿的習性、吃料、糞便等各種情況。此外,他每月與東北三省的養鹿師傅電話交流、請教養鹿事宜的話費都不少于300元。這種認真學習、虛心求教的態度,大大提升了他飼養的梅花鹿品質。羅富茍自豪地說:“每到收獲鹿茸的時節,來自廣東、福建、湖南等地的客商就會絡繹不絕前來購買。”

談及下一步打算,羅富茍希望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,也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:三年內達到500頭的養殖規模,爭取建成南方最大的梅花鹿養殖基地,并將“圈養鹿”變成“放養鹿”,做出更生態、更環保和更健康的鹿產品,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感恩社會,感恩幫助過自己的好心人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