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侃讀書臺
陶侃讀書臺遺址位于新干縣金川鎮車站北路東側的縣皮革廠處(今福堂賓館)。

陶侃讀書臺遺址位于新干縣金川鎮車站北路東側的縣皮革廠處(今福堂賓館)。據清同治《新淦縣志》記載,淦城東百華寺側有晉代太尉陶侃讀書臺。臺前有一小水池,清澈見底,名曰“洗墨池”。旁邊還建有惜陰書院和望江樓。一向為明清兩代文人墨客講學聚會之所。至1954年,整個建筑群均遭毀殆。

讀書臺為磚砌土臺,高二尺余,長一丈余,上有三孔門洞。讀書臺依山傍水,風景秀麗。后幾經興廢,至清光緒二十年(1894年)重修。明代詩人胡子持寫有一首《讀書臺》的詩以抒情懷。其詩日:

云物多蕭瑟,高臺瞰遠岑。偶臨今日地,想見古人心。松焰留余照,槐柯惜寸陰。年年清淦水,常伴讀書音。

讀書臺右側有惜陰書院。以陶侃“惜寸陰”之名句得名。明清兩代為省內頗有名氣的書院之一。宋代王安石、蘇軾、文天祥楊萬里,明代解縉、鄒元標等,都到此游歷過。

陶侃,字士行,晉代鄱陽人,徙居潯陽(今九江),舉孝廉。由范逵引薦入仕后,屢立大功,歷官太尉,都督八州,封長沙郡公,謚號恒,為東晉詩人陶潛的祖父。相傳,陶侃年幼喪父,家貧無所依托,其母湛氏為新干人,攜其寄身外公家,來到新干。陶母以紡織謀生,諄諄誨子,珍惜寸陰,奮發圖強,以圖建功立業之志。陶侃深受母親熏染,從小立下壯志,自強不息,讀書破萬卷,終于成就大業。史稱陶侃“機神明鑒似魏武,忠順勤勞似武侯。”

陶侃青少年時期在新干度過。他除有堅強的毅力,珍惜寸陰、鍥而不舍的精神外,還有聰穎超人、過目不忘的天賦。據傳,小時候,他總是伴母夜織而讀,清晨則聞雞鳴而起,在松林間的土墩上讀書。日日如此,從未間斷。后來,陶侃成名立業,鄉人為紀念他,便在這里建起讀書臺。

據《晉史》記載,湛氏,出生于三國時期吳國的新淦縣南市村(今新干縣金川鎮),家境貧寒,早年喪父,從小跟母親學習紡紗織布。湛氏十六歲那年,被吳國揚武將軍陶丹納為妾,生陶侃。幾年后陶丹病逝,家道中落,湛氏只好攜陶侃回新干娘家,以紡織謀生,供陶侃讀書。童年時的陶侃貪玩,讀書不用功,湛氏用織布梭子啟發陶侃,使其明白“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”的道理,陶侃從此非常珍惜時間,發奮苦讀,終于成才。

關于“洗墨池”,歷史上流傳一個有趣的說法。據記載:“洗墨池,覆之以亭。水色黑則邑出賢者。洪武間,水黑,都御史練公繼以少保金文靖諸公出焉。”

陶侃惜陰讀書,開歷史先河,成后世典范,印證“水黑”一說。歷代先賢大力弘揚惜陰讀書的優良傳統,集結于讀書臺發奮讀書練筆,求取功名。每天練筆結束就在池水里洗筆,天長日久竟將一池水都洗成了墨色。真可謂“一碧洗墨池,千載圣賢情”。“水黑”足見先賢用功讀書之深。唐末新干便出了個神童楊彥伯。此人幼穎敏,唐大順年間,應童子科府試,時稱神童。北宋新干又出了個廬陵第一狀元何昌言。此人自幼勤奮好學,志氣宏遠。與此同時,一門四進士,一門同科四進士層出不窮。

“耕讀傳家遠,詩書濟世長”。如今,陶侃讀書臺已經難覓蹤跡,然而,新干惜陰讀書卻蔚然成風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