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東蘿卜
“水東蘿卜水泱泱,泰和蘿卜辣似姜”。不知什么時候起,這句話成了老家人冬季收獲蘿卜時的口頭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“水東蘿卜水泱泱,泰和蘿卜辣似姜”。不知什么時候起,這句話成了老家人冬季收獲蘿卜時的口頭禪。

小時候,沒出過遠門,真的以為這話是真理。長大后,去了泰和,吃過那里的非遺品牌菜———“泰和蘿卜”,那種微辣酸爽,清脆可口味道真是讓人難以放下筷子。又有一次去泰和采風,路過泰和中洲村,親眼看見這里的老百姓曬的蘿卜干,并親自嘗了嘗,也覺得和老家的蘿卜干差不多。心里不由得暗笑,老家人的這句口頭禪或許太偏激了,許是泰和蘿卜名氣大了,有些不服氣罷了。

我的老家在青原的沙芫村,是水東(贛江東邊)沿線的一個小村莊。從村名中就可以看出,老家的土地是沙土,土質松軟,由于這種土質能有效降低植物夜間呼吸作用消耗,使得老家的蘿卜長得格外水嫩甜脆。

“你這蘿卜是不是水東蘿卜?”時至今日,只要冬天的蘿卜一上市,那些吉安城里早起到菜市場買菜的老頭老太必定先這樣問上一句,當確認是水東的蘿卜時,她們二話不說,哄搶著一掃而光,即使比外地大棚里的蘿卜貴上一角兩角也毫無怨言。

味蕾是不欺騙人的,老家的蘿卜就這樣不容置疑地捕獲了挑剔的城里人的脾胃。老家的蘿卜之所以這樣受到肯定和歡迎,這和獨特的沙性土壤分不開,而最終獲取關鍵一票的,是那句“有冇有尿倒”。這句已然成為吉安方言俚語的話,樸實地反映出老家人在蘿卜種植上堅守的初心。

“莊稼一枝花,全靠糞當家”。老家人信守最自然的就是最好的肥料,由于蘿卜種植面積大,老家的農家肥明顯不夠,所以只有搖櫓挑擔進城去購買“糞尿”,以至拖著板車進城去買糞尿成了水東去吉安城路上的一道“風景線”。“有冇有尿倒”成了老家人的招牌語,甚至吉安城的贛江邊還有專門的尿碼頭。

小時候,霜降后老家的蘿卜就是我們的“水果”。讀初中時,學校離家有十多里遠,早晚上學回家都靠腿。鄉下人沒有城里人帶水上學的習慣,路上渴了,蘿卜就是我們的“礦泉水”,我們的“鮮水果”。跳下田埂,隨手薅起一個,都是脆嫩香甜的大蘿卜。尤為奢侈的是,我們用指甲在蘿卜上刻一圈,兩手握著蘿卜兩頭,輕輕在膝蓋上一碰,蘿卜就折為兩半,些許還有水汁濺到臉上。我們只吃帶綠葉的那頭,因為這頭是最脆爽香甜的。而另一頭則被扔在地里,等待著老農拾回去喂豬。這種光明正大的“偷”在老家是不被罵的,東西多了就賤了這是自然的。

良好的品質使老家的蘿卜干也同樣優質。臨近春節,新鮮蘿卜也基本賣完了,過了春節,春暖花開,蘿卜皮下就會“生刺”,說是刺,其實就是皮下長出網狀的硬膜,這時的蘿卜正式宣告“過季”,不再適合生吃和曬蘿卜干了。如果天氣好,趕在春節前,老家人就將地里剩下的蘿卜拔回家洗干凈,從中對開,把蘿卜剖成兩片,撒上鹽,腌制兩三天。等到咸味充盈到蘿卜的每一個細胞,將鹽水倒掉,晾曬在自家屋頂,或是曬谷場上。此后,一切都將聽天由命,交給太陽。

如果是雨天,那這茬蘿卜干就將面臨倒掉漚肥的命運。如果天氣好,經過太陽溫潤的蘿卜片開始變色,縮小。到了傍晚太陽下山時,我們就被父母叫去,把蘿卜歸攏裝進木桶,然后墊上草席,人站在草席上,轉圈圈地把蘿卜片踩實,這樣做的目的,是讓蘿卜能充分的進行發酵。如此反復曬上一禮拜,原先白白凈凈的大蘿卜,被曬成了色澤金黃,咸香可口的蘿卜干。

曬好的蘿卜干很受歡迎,是煲湯的絕佳配料,和蛋生炒,那更是吉安人久吃不厭的一道家常菜———蘿卜丁炒蛋。而那時的我們就沒有這樣口福了,每天中午的口糧是早上用飯盒帶去學校,而白米飯上的主菜一定是素炒蘿卜丁。

歲月安好,靜默如初。只是隨著水東一帶開發建設速度的加快,蘿卜種植區域已失去了三分之二的領地。說不定,不久的將來這塊原產地就將消亡,那句“水東的蘿卜水泱泱,泰和蘿卜辣似姜”口頭禪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