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尋文化基因密碼
“江湖”,是個令人熱血沸騰的詞兒。歷史的煙塵惝恍迷離,縱馬江湖快意恩仇兒女情長,或僅是臆想中的管中窺豹,蒼涼,悲壯,殘酷,剪不斷,理還亂,逃不脫……似......

“江湖”,是個令人熱血沸騰的詞兒。歷史的煙塵惝恍迷離,縱馬江湖快意恩仇兒女情長,或僅是臆想中的管中窺豹,蒼涼,悲壯,殘酷,剪不斷,理還亂,逃不脫……似才為江湖底色。作家鄭驍鋒的高明之處,在于其讀書萬卷,行路萬里,為客天涯,溯流而上,把自己紛披的才情、個性的思考淬煉成了“倚天劍”與“屠龍刀”,卻又能刪繁就簡,另辟蹊徑,在無知無覺間引領讀者逆旅千秋,探尋文化基因密碼……

在《老江湖》中,作家于西湖、長江、涇河、錢塘江等水系的大背景下,探索諸如梁山好漢、紹興師爺、九姓漁民、閩贛客家、湘西苗人、絲路僧侶等等具有民間抑或草莽意味的文化古跡,在歷史的浪濤中逆流而上,“搜尋先人遺落的殘刃與秘籍,直至在它們的指引下,回到最初,去喚醒那聲被封印在酒杯底的裂石崩云的長嘯。”與目下大多遭人冷眼、為人詬病的所謂“文化散文”不同,鄭驍鋒的筆底自始至終悄然回轉著歷史的遒勁與綿韌,帶你我穿越時空,去直擊“現場”,去感同身受,去辯證思索,力求從細微處,從幽僻處,從那些常被人熟視無睹的歷史縫隙處,挖掘出、揭示出深蘊在史料古跡中的人性的光芒,然后從容拂拭歲月殘留的滄桑與沉重,汲取大智慧,書寫大情懷,步入新時代。

美國詩人羅伯特·弗羅斯特曾吟道:“樹林里分出兩條路,而我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,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。”作為盛大文學首屆全球寫作大展歷史類十強作者、中央電視臺文史紀錄片特約策劃、撰稿人,鄭驍鋒的選擇無疑是“人跡更少的一條”,并以其一系列的散文隨筆集,諸如《逆旅千秋》《本草春秋》等成就了他“江南藥師”的大名。

他寫西湖,以豪氣納豪杰,入筆不是“水光瀲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”的柔景媚意,反是民族英雄張蒼水的凜然受刑,而張蒼水與岳飛、于謙等埋骨湖畔的烈士更是西湖的脊梁———“那就是一種面對宿命的倔犟,逆流而上的悲壯”,即便“狂野磊落如魯智深,到了錢塘江邊便會豁然徹悟,拋開殺人放火的禪杖,將兩只跋涉萬里的大腳交互疊了,拍手笑一聲坐化于六和塔下”;他寫紹興師爺,卻又出人意料地以“上古時代最浪漫的邂逅”與“仁昌醬園”開篇,盡管“一座完整的官衙被隔屏切割為明暗兩部分。陰影掩蓋了師爺的呼吸、心跳,以及全部表情,他就像一個在深夜隨風飄浮的幽靈”,似無多少褒揚之意,但隨后筆鋒一轉,力贊紹興師爺“秉承了治水真傳,又經過多年訓練,已經成為經驗最豐富的舵手,探明了帝國所有潛行于地底的隱秘河道,熟知河道里的每一處暗礁、漩渦、泥淖。水流的每一道細微褶皺他們都了然于胸,足以勝任任何軌跡的航行……”語言勁道,比喻新奇,并最終在層層鋪墊的基礎上,以“大禹與魯迅,兩個中華民族應該永遠銘記的背影,在師爺的故鄉合而為一”坦陳心聲,呼應文首,引人遐思聯翩,回味悠長……

黃山谷有詩云:“桃李春風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燈。”實際上,與《老江湖》同時推出的,還有《野河山》《舊城池》二冊,作家或潛心挖掘在程式化的“正史”記錄之外,那些幽隱、潑辣、鮮活的真實,或親歷各地古城,梳理其歷史脈絡,探索其文化基因,每每典雅深沉,雄健靈動。尤為可貴的是,作家至今依然迷戀為客天涯的江湖行走,一個傳統儒生的朝圣之旅正在進行中……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捕鸟达人电脑版